【麦雷ML】猎获兔子需要一把伞加一只狐狸(好兆头AU,文风模仿练习)

圈里有一个好兆头AU的系列文,但相信枣的这篇和那个系列完全不是一件事。没看过原作不影响阅读,也为原作粉准备了一些梗欸嘿嘿。

Summary:迈克洛夫特.福尔摩斯,某种意义上拥有大英帝国,既认识天使又认识恶魔,大部分交情是一起喝过下午茶。格里高利.雷斯垂德,普普通通的伦敦警察,有个祖先是猎巫人中尉,几百年前牺牲,正在为沙德维尔中士的炼乳发挥余热。

 

To Hunt a Rabbit You Need an Umberlla and a Fox

   猎获兔子需要一把伞加一只狐狸

 

  夏洛克在偶尔那么一次(好吧,几百次)认为他的哥哥与魔鬼有交易时,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这是事实,不过公平点说,迈克洛夫特同样和一位天使有协约,实际上他正是那三个既为地狱又为天堂工作的政治领袖之一。

  (后来名字变成了四个,那位新加入的老兄原本是个成功商人兼演员,他在《小鬼当家》中的表演被认为远好于他在竞选演说中的表演。但是不管怎么说,他赢了。)

  不管夏洛克承不承认,迈克洛夫特身上的天堂成分还是比地狱成分多了几个小数百分点:他认识亚茨拉斐尔比认识克鲁利的时间更长一些,可以追溯到他的大学时代,从他无意走进一家旧书店、拿起一本书然后听到书店老板的尖叫开始。他的下属有充足理由怀疑他建起“那个实验室”的目的之一是研究什么样的嗓子可以在拥有成年男士最大音量的同时尖锐的像个小女孩,但“那个实验室”目前为止最大的成就是从美国搞回了一些“嚼™”,然后将其重组成一台索尼随身听。

  所以当皇家军队代表、拆弹部队、军情五处、军情六处、政治保安处、美国中央情报局外加一个卖热狗的小贩都聚集在M25公路时,迈克洛夫特.福尔摩斯先生的惊慌程度成了英美两国情报人员中传颂的新传奇,他们战战兢兢等待福尔摩斯先生的指令,但此时他非凡卓越的大脑里着重思考的只有两件事情:

  一,世界末日比亚茨拉斐尔保证的早了几分钟,考虑到各种不可抗因素,这微小的改变背后肯定是四位骑士、一个天使、一个恶魔和一个小男孩,可能还有一个职业后人女孩、一个电脑杀手男孩、一个思维处于北极点的猎巫人,和一只指甲钳;

  二,哦看那里,格雷戈的队伍也被撵来维持交通秩序了。

 

  你可以说格里高利.雷斯垂德拥有你能想到的最无聊的重案组警探生涯,念警校之前短暂的飞车党生涯不出意外(如果世界末日不能被叫做意外的话)将是他人生中最刺激的部分,也许“和英国最大的特工头子谈恋爱”可以和它一较高下,但每天看尸体和收恐吓信肯定算不上。

  现在他和队员们站在鱼雨中,以英国人引以为豪的沉着冷静抬走三个字面意义撞死在鱼队里的飞车党,还得想办法将晕过去的那个送去医院,他突然觉得摩托撞坏被老爹一顿臭骂然后退出飞车党是上帝对他的恩赐。

  在《巫女艾格尼丝.风子的精良准确预言书》中有那么不起眼的一条预言是有关格里高利的,千真万确,只是后来被解读成一部非常出色的动画片。

 

  也许艾格尼丝.风子都没注意到,这条预言的主人公之一“兔子”长得几乎和他的某个祖先一模一样,而且一样倒霉。这位祖先的名字就写在沙德维尔中士的工资簿上,作为某一个史密斯的代替品(中士写够了史密斯之后终于把目光放在早就嗝屁的老牌猎巫人身上)为中士创造着每年九便士的价值,他叫格雷厄姆.谁他娘的行行好叫对老子的名字行不行.雷斯垂德,军衔是中尉,抓住过十个女巫,其中只有最后一个是真的并且要了他的命。

   一辆燃烧成五月节篝火的勉强可以称之为车的玩意飞过警探们头顶,那辆“火”车上的司机有着充满感染力的美丽笑容,其令人难忘的程度大于等于你在动物园看到一条巨蟒向你微笑,但并不附加送你去城堡念书的福利,你也不会想去该名司机来自的那个地方。

  “呃,萨莉,我还没老到大白天出现幻觉吧?”格里高利决心以后不再陪迈克洛夫特看什么《神秘博士》了。

  “不,头儿,我相信我也看到了。”萨莉.多诺万开始考虑听取夏洛克.福尔摩斯的建议去做一次智力检查。而这位夏洛克.福尔摩斯此刻正在拼命给他的兄长发简讯,要求他立刻停止毁灭世界这种幼稚的行为。

 

  【END or TBC】

 

《好兆头》真的特别好看,幽默又不乏动人之处,伏笔惊人,两位奇幻大师的完美合作,非常值得一读。(完全写不出那种自然而然的有趣_(:3 」∠)_ 还要练习,要练习......

评论(5)
热度(32)

© 一颗大红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