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于我正在写这篇文的邪魔属性,加上最近维罗纳似乎出了什么乱子,提前说一下我的观点

作者的作品不一定代表此人的三观,作者的做法才代表此人的三观,做法≈作者≠作品

举例说就是,写QJ的作者不一定是潜在QJ犯,但同情QJ犯指责受害人的大部分都是潜在QJ犯,还有一部分是字面意义的脑残

用写不写垃圾来定义作者三观的,心理年龄都不超过十岁,觉得作者写的好就可以无视其三观的同理。

评论(1)
热度(2)

© 一颗大红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