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向ML】“布鲁斯-帕庭顿计划”补遗

点开这篇的各位都是要干大事的人。不知道有人这么干过没有,最近需要攒人品,赶紧写出来犒(du)劳(hai)大家。

标题又名“两个男人一起喝过酒就是朋友了你可别反悔啊”,我都写了些什么啊


“布鲁斯-帕庭顿计划”补遗


  马车绝尘而去,两个男人并排站在路边,保持着恰到好处的绅士间的距离。

  如果远远看去,这两人算得上马戏团绝妙组合。穿西装的男人高大而健壮,脸庞宽阔,额头饱满,一双铁灰色的眼睛柔和地看着伦敦,眉宇间却是威严的神气。另一个人则是瘦削的小个子,目光阴郁,时刻保持着猎犬嗅兔子的神情。

  “这么说,这件事终于结束啦?谢天谢地,福尔摩斯先生。”小个子满意地说,“那些人,詹姆斯和他哥哥,他们早该想到的。老天,我可要好好休息一阵子。”

  “我不得不赞同您,雷斯垂德先生。”福尔摩斯先生点点头,像他这种身形庞大的人不适宜最近这些过度运动,傻瓜也看得出他已经精疲力尽了。

  “不过我必须说,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和您这样的人物共事。”雷斯垂德先生有点敬畏,他摸了摸下巴,又把双手插入风衣口袋,“国王在上,这可是我侦探生涯中最光彩的一页。”

  “过誉了,我也感谢您出色的侦察能力所提供的帮助。”福尔摩斯先生点头致意,“时间不早了,雷斯垂德先生,如果您不介意,我想回我的小俱乐部去享受一点安静的时光。您呢,也可以舒适的享受假期和嘉奖。”

  雷斯垂德先生急忙点头,庄重地伸出右手,与福尔摩斯先生握手道别,然后向公共马车走去。雷斯垂德先生下意识摩挲了一下右手,这只手刚被一个杰出的人握过,他颇仰慕这位官员,连续几个月的相处查案让他——作为一个情感正常甚至有点充沛的人——不自觉开始以朋友自居。

  正是这种奇怪的自信让他突然停了下来,转身叫住了正欲离开的福尔摩斯先生。“请等一下,福尔摩斯先生。”高大男人站住身,转过来看着他。

  “也许,我是说有那种可能,您愿意给我与您一起去喝一杯的荣幸?额......您知道,英国绅士最好的消遣除了洗土耳其浴,还有......就是喝一杯啤酒了。”

  雷斯垂德先生说到一半就结巴了起来,然后为自己的愚蠢感到羞愧,他开始想一些话来弥补(比如“对不起我只是累得有些犯傻”),或是干脆快点溜到马车上就当自己什么都没说。雷斯垂德先生考虑了一下可行性,准备选择第二个。

  “嗯,那听起来可真不错,雷斯垂德先生。”福尔摩斯先生微笑着说,意料外的回答让雷斯垂德先生做好逃跑准备的肌肉松弛下来,这位官方侦探的目光游离了半秒钟,马上恢复过来,他比了一个“请”的手势。二人一起坐上马车。

 

  和当局最有权的人之一坐在一起喝酒也许并不是放松的最佳选择,但如果那个人是福尔摩斯先生,这就可以考虑一下了。他不像他那精力充沛的兄弟,不那么活泼,也少有那些古怪的行动。当你和这位福尔摩斯先生说话时,他很少表现出耐心聆听以外的神色,即使他确实和他兄弟一样为其他人的愚钝感到抱歉。

  有些人喝酒会心情愉快,显然雷斯垂德先生不在那个阵营。

  他喝到第二杯酒时,所倾诉的对象已经成了他那分了财产就跑掉的老婆。福尔摩斯先生有理由怀疑,那杯酒里面肯定是下了什么药,让雷斯垂德先生讲完失败的婚姻后立刻把话题扔到工作上来。

  “我对我的工作很满意,福尔摩斯先生,我做这份工作快二十年了。每天都有新鲜的尸块和恐吓信等着我,而我的同事托比亚斯是个讨厌鬼......虽然他还是挺有才能的。”雷斯垂德先生叫了第三杯啤酒,福尔摩斯先生还在喝着第一杯,“哼,有才干,但还是个讨厌鬼。‘像两个女人吵架’?呸,根本不像华生医生写的那样......”

  雷斯垂德先生突然不说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福尔摩斯先生,一副牙痛的样子:“说到这个,福尔摩斯先生,我必须要让您知道,令兄弟和他的朋友最近名声大噪。我得承认亲爱的华生医生写的那些文章巧妙而耐读,但拜它们所赐,”雷斯垂德先生因为酒精而激动起来,“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无能的苏格兰场有个白痴叫做雷斯垂德了!”

  “别担心,雷斯垂德先生,现在所有人也都知道了大侦探有个胖而古怪的哥哥。”福尔摩斯先生的语调混合着遗憾和轻快。

  雷斯垂德先生从酒杯里抬起头,瘦削的脸上掠过一丝欣喜。 “但福尔摩斯先生,您知道他只是为了艺术效果,小说家做的一些事情是可以被原谅的。虽然,我必须强调,有几个形容词用的太令人气愤了。”

  他嘟囔着“獐头鼠目”、“海狮前鳍”一类的词,福尔摩斯先生不着痕迹地笑了。“是的,我们应该抱以宽容。”

  两个“艺术加工受害者”继续喝酒,其中一个觉得和政府要员一起喝酒是挺不错的消遣,另一个则觉得有必要多了解一点首都警务人员的生活了。

                       

 END


最后,姑娘来玩啊 @某碎挑灯看詹詹–Geronimo! 

评论(10)
热度(28)

© 一颗大红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