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莫扎特&历史同人】莱尼亚戈夜谈(米flo,莫萨无差)(上)

*突然很想知道同为意大利人,米老师是如何看待萨老师的,于是有了这篇诡异的妄想。假设miflo is rio,没有糯米小姐姐,莫萨大概是友情。时间点在北京见面会之后。 

*终于写了这篇,可以删掉之前占tag的那条⁄(⁄ ⁄•⁄ω⁄•⁄ ⁄)⁄ 这篇每个字都是假的!标点符号都不要信!

*summary:勒孔特先生听取某位友人的建议回到意大利看望妈妈,意外途径了莱尼亚戈——安东尼奥.萨列里的家乡。

 

莱尼亚戈夜谈


(上) 

这本来应该是件很有摇滚精神的事情,勒孔特先生拖着行李走出火车站时颓唐地想。

他刚刚结束了中国首都之旅,一切都棒极了,那些古代帝王的宫殿,美食,充满摇滚精神的粉丝,熟悉的歌,当然啦,还有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们——当那个温柔又疯狂的法国小子笑着向他迎过来时,勒孔特先生知道,他又回到了最安心的地方。

实话说,也正是这位法国先生的建议,让勒孔特先生在准备录制三张专辑的忙碌之中抽空回到意大利,回到切里尼奥拉,看望亲爱的妈妈,享受一个南意大利式的假期。

然后他就像1503年爆发在他家乡的那场战役中的法国人一样,高高兴兴跑到意大利,结果被命运打击得一败涂地——虽然得承认,没买到机票、一气之下决定坐火车回家乡很有风格,但因为睡着而完美错过中途转车听起来就没那么棒了,尤其是在走出车站却发现根本不知道这里是哪的情况下。 

勒孔特先生站在悲凉的黄昏落日下,这让他有种自己是通心粉西部片主角的错觉。他抬头看了看火车站的名字,勒纳戈火车站。好极了,至少是意大利文。    

勒孔特先生参过军,曾经跟着乐队四处跑,还在许多国家参加“摇滚莫扎特”的巡演,“彻底迷路”一词对他来说似乎遥不可及,但请原谅,不是所有人都能记住自己祖国每一个角落的车站的名字。勒孔特先生和自尊心小小地抗争了一下,还是认命地拿出手机打开定位。

看着地名显示出的“莱尼亚戈”,以及它位于意大利北部的事实,懊悔一瞬间击垮了勒孔特先生。他开始深深思索自己为什么不耐心等下一班飞机,为什么不定好闹钟再进入梦乡,为什么没人好心叫醒自己,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因为专辑拖了太久而遭到飞天意面神的惩罚。

慢着。

勒孔特先生盯着“Legnago”几个字母,感觉到莫名的熟悉。他想了起来,和他一同在韩国巡演的洛朗.班先生似乎提到过这里,班先生虽然看上去健壮得可以一拳打死莫扎特,并拥有四口吃完一个苹果的强大实力,但内心里其实是位严谨的考据派,莱尼亚戈这个地方就是他在查资料时念叨出来的。

勒孔特先生的心中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因为一般来说,洛朗.班先生关注的都是自己饰演的角色,也就是......勒孔特先生立刻打开搜索引擎输入“莱尼亚戈”,在混乱的旅游广告中找到维基百科,直接翻到“知名人士”一栏。

艺术史学家,乔瓦尼.巴蒂斯塔.卡瓦卡塞勒  

 洛朗.班先生也许只是对艺术史感兴趣。  

歌剧男中音,阿波罗.格兰福特

 他也很热爱唱歌啊。  

作曲家,安东尼奥.萨列里。

勒孔特先生放下手机,带着耶稣受难前的微笑,拽起行李向落日余晖中走去。


天黑之前,勒孔特先生终于找到一家看上去还不错的小旅店。倒不是说他不喜爱大酒店24小时热水和柔软干净的大床,但一种微妙而尴尬的感觉挥之不去——大概可以媲美年轻的吉普赛女孩经过巴黎圣母院时的复杂心情。沉重的心理负担让勒孔特先生悄悄擦掉心爱的眼线,并且一路像做贼一样小心翼翼地避开当地人的目光。

所以当旅店老板凑过来,神秘兮兮地告诉他“据说这里原来是萨列里的故居哦”时,勒孔特先生吓得像只见了黄瓜的猫,就差暴露出摇滚歌手的风姿。老板被眼前这个南方人的过激反应逗乐了,先是噗噗地偷笑,继而大笑起来。

“小伙子别怕啊,有什么可怕的?就算萨列里真把莫扎特给毒死了,你又不是莫扎特。”

勒孔特先生听了后不知为何如鲠在喉。关于普希金那部迪士尼风格的造谣作品,以及彼得.谢弗专业水准的抹黑教程,他其实是不相信的,尤其是在洛朗.班先生的大力科普之后,但旅店老板这么一说,勒孔特先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一瞬间脊背发凉。

果然还是不能得罪文字工作者啊,勒孔特先生叹息着掐死怀疑的苗头,在老板鼓励的目光中放好行李,走上通往顶楼房间的楼梯。

哦对了,顶楼房间据说是萨列里曾经住过的,里面还很应景的放着一架坏了的钢琴呢。

勒孔特先生锁好房间门,几下踢开靴子,顺势一仰倒在床上。回想起这一天的惨痛教训,勒孔特先生认真地定好次日的火车票,调好闹钟,才放心地栽进枕头里准备休息。奈何在火车上睡了小半天,勒孔特先生此时毫无睡意,翻了几次身后再次向命运低头,拿出手机准备打发时间,却发现小旅店没有连网。

勒孔特先生在中国学到了很多新鲜的东西,包括汉语中最具有情绪表现力的两个词:卧槽牛逼。发明这两个词的中国前人估计也没想到,它们会在大陆另一边、在一个深夜里,提供给一个意大利人无限的慰藉。

无奈之下,勒孔特先生重新穿上靴子,百无聊赖地研究着这间房间。从脱落的墙皮到粗糙的地板,这里没有一点音乐存在过的气息。他坐在坏钢琴前,试探着按按琴键,一点声音都没有,于是他随意地“弹奏”起来,假装自己正在北京见面会之后的派对上,身边是大声喝彩的朋友们,他无声地唱着,仿佛能听见熟悉的和声。 


“您和他一样,鲁莽又失礼。”

勒孔特先生一下子跳了起来,双手猛地拍在琴键上,钢琴发出刺耳的巨响,盖过了身后突如其来的问候。


【TBC】


为了写(bian)这篇文去查了莱尼亚戈,这个地方的资料是真的难找,不过还是发现了一些好玩的东西,比如有个酒店叫萨列里酒店 (Hotel Salieri) ,想想如下对话——

“你睡哪?”

“我睡萨列里......”

不行了我诡异的笑点哈哈哈哈哈

评论(21)
热度(143)

© 一颗大红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