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莫扎特】然后,他回忆道(魔法AU,巫师与龙,莫萨莫无差)(上)

*这个圈质量太高了真的太高了,写文的太太、画画的太太都简直了不得(疯狂打电话!),很久没这么撒欢吃粮啦汪汪汪

*然而真正写起来,只能写出这种OOC又逻辑不通的童话_(:3 」∠)_,看过地海系列的朋友可以把这个看成一个AU。考试前放出来攒攒RP,希望大家不嫌弃啦⁄(⁄ ⁄•⁄ω⁄•⁄ ⁄)⁄

*这个萨聚聚有参考历史萨(安东老师超可爱der想投喂他白兰地糖包核头

*summary:那个年轻的巫师俘获了不怀好意的黑龙,用金灿灿的小星星。


然后,他回忆道


(上)

清晨的露水还未散尽,石板路留着潮湿的水痕,这座港口正在苏醒。

像这样的边陲小镇很鲜见魔法的痕迹,领主手下的巫师不是在家里闲得发慌就是早早跑掉另谋生路,所以当一只小小的单桅船靠着法术风靠在岸边时,早起的渔人们惊讶地比划起避邪的手势,孩子们则跑来跑去传递着消息。

小船的主人——那个年轻的外乡人摘下兜帽,露出耀眼的金色短发,他抬起头环视,自顾自地笑着,就像将军享受着注目礼,然后他迈开步子,飞快消失在港口的晨雾中。

他沿着长满青苔的石板路悠哉前行,靴子踏出欢快的节奏,两侧低矮的房子都刷着差不多的砖红色,只有小巷尽头的那一座刷着格格不入的黑色。

“先生,您想要一支花吗?”一个卖花女孩在他身侧停下脚步,怯生生地举起一支玫瑰,小小的花瓣像女孩一样柔弱,“送给您的爱人,将您的爱别在她的胸针上。”

外乡人从口袋里摸出几枚铜板,烦恼地皱起眉。“抱歉,这些和您一样美的花值得一座宫殿,可我只剩这么多钱了。”他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眉头舒展开,笑容重新绽放,“年轻的小姐,您喜欢什么样的裙子呢?”

他拍了拍手,指挥家一样挥动双臂,女孩歪着头等待,然后顺着外乡人满意的目光看向自己身上,原本灰蒙蒙的旧裙子变成星空的颜色,裙裾滚起一圈金边,几颗明亮的小星星点缀其间,女孩拉起裙角转了一圈,咯咯地笑了起来。

“谢谢您,巫师先生。”女孩小心地踮起脚,将那枝娇艳的玫瑰插在外乡人斗篷的扣子上,“我弟弟说看到了陌生的巫师,爸爸还觉得不吉利,可是您真好!”

外乡人用食指抵住嘴唇,依然微笑着,短促地“嘘”了一声,小女孩立刻瞪大眼睛,用手捂住嘴巴。外乡人指了指小巷的尽头。

“请问,你们的巫师,萨列里大人,是住在那座涂得黑乎乎的房子里吗?”

 

“很棒的变形,路德维希,先休息一下吧。不过我必须再说一次,时刻谨记变换为动物的危险。”刚从幼豹变回人形的男孩一脸严肃,他的老师点点头,敲门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啊,去开一下门好吗?今天送鱼的人来得真早,不过正好,我们是该吃早餐了。”

还没等男孩走过去,门锁闪过一丝蓝光,门自己打开了,男孩紧张地看着老师,后者则警觉地盯着门外站着的人。先是一只花哨的的靴子,然后是一朵别在扣眼里的玫瑰,最后是一颗金灿灿的脑袋,陌生的访客毫不顾忌地跳了进来,大大张开双臂,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我听说您正在找我,所以就先来找您了,萨列里大法师。”他夸张地鞠了个躬,“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为您效劳!”

萨列里偏过头,对看起来正在犹豫要不要挡在前面来保护他的学生说:“贝多芬先生,您先回去吧。今天的课程不收您的费用了。”

“可是......”男孩仰起脸,小声争辩了一句,却被老师的眼神噎了回去,“祝您早安,萨列里先生。”从陌生人身侧跑开时,男孩凶凶地瞪了那人一眼。

男孩跑远了后,萨列里的目光集中在莫扎特身上,棕色的虹膜倒映着惹眼的金色,就像火焰在燃烧。莫扎特的注意力似乎转移到房间里的扶手椅上,他试探着靠近那张看上去非常舒适的扶手椅,萨列里逼近一步,阻止莫扎特再向房子里面走,莫扎特发出抱怨的鼻音。

“我想您是误会了,莫扎特先生,我只是偶然听说了您的事迹,无意冒犯地做了点评价,仅此而已。每个巫师都有自己擅长的魔法,也都会评价其他的巫师,也许我是说了一些并非褒扬的话,但您的天赋在诸岛间尽人皆知,何必在意一个边陲小镇的絮语。”

莫扎特抿着嘴巴默不作声,突然矮下身子从萨列里身旁钻了过去,如愿以偿坐到了扶手椅上。“我能感受到您身上的魔法,萨列里大师,您从我还未进门就一直在用魔法试探我。我想我没让您失望吧。”他停顿了一下,露出近乎腼腆的神情,“当然啦,就像您说的,巫师都有自己的骄傲。但能有幸听到一头龙对我的评价,这种事可不是每天都有的。”他的语气全然不带戏谑,眼睛也在微光中闪烁着。

“您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萨列里阴沉的声音回荡在狭小的屋子内,四目相对,莫扎特毫不犹豫地紧盯着他,最终萨列里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

“不,巫师无谎言,您已经知道了,这才是您不远千里来这里找我的原因。您是对的,我一直希望见您一面,毕竟您有着人类巫师身上难得一见的天赋。”

“我就知道!请您放心,萨列里大师,除了我以外没人怀疑您的身份——曾经的、现在的以及未来的宫廷首席大法师,平日隐居在名不见经传的家乡。没人能感知到您身上巨大的力量,除了我!”莫扎特从扶手椅上一跃而起,因激动而有些喘不过来气,“我能看看您的真身吗?您有背棘吗?您有尾巴吗?”

然后他看到了,通过人类萨列里的瞳孔。一团团黑影有了形状,在细碎黑鳞中,一双冰冷的巨眼蓦地睁开,随着火焰的摇摆而扭曲晃动。

“请您记得要心存敬畏,莫扎特先生,不过作为人类,您已经很了不起了。”莫扎特惊诧的样子取悦到了萨列里,看着莫扎特微微颤抖的手指,他难得地显出一点得意,“人类太自大以至于不相信真相,即使您说了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您。”

“可是大师,我为什么要告诉他们呢?他们只能看到您的伪装,但我却能看得到——”莫扎特伸手正了正那支可笑又可爱的玫瑰花,几颗金色的星星出现在花瓣上,萨列里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个年轻的人类的轻颤是因振奋而非恐惧,这认知让他胸口发紧。

“——您的眼睛那么美,就像星空一样。”

 

【TBC】


入坑第一篇文需要爱的鞭策 (☆゚∀゚)大家来陪我说说话啦

评论(18)
热度(46)

© 一颗大红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