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觉得在翻译的不是提包和毛球,是小卡和丁哥???什么虔诚好提包?什么无耻坏毛球??

作者是毛球吹鉴定完毕,粗读一遍没觉得提包这么柔弱(不是)啊,怎么还有一点......霸道总裁的感觉???一半多了突然觉得OOC我要疯辽

懂了,大家写文都这样,谁受谁就弱一点,看多了强硬提包和柔弱(?)毛球,再看这篇有点不适应,但其实,写的确实蛮好的

但翻译出“他已经准备好将提伯尔特纳入怀中”这句子时我还是自杀了一分钟,改了,真的不太行

一旦接受了作者的设定,这个弱提包还是非常好吃的,准备写译后记解释解释

评论
热度(1)

© 一颗大红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