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雷ML】猫薄荷酒 Wine of Catnip(应梗麦喵,甜饼一发完)

*来自水泥的点梗,流浪歌手雷和麦喵。拖了这么久对不起水泥。傻白甜里主要占了傻。 

*讲道理在最后一段之前我实在不敢说这是一篇麦雷,结局很俗很俗注意!

*“题目和正文并没有什么关系”系列

 

猫薄荷酒 Wine of Catnip

 

 

他发现那只姜黄色的猫在盯着他——这已经是这个下午的第七次了,而且只要他转过去看猫就会移开目光。它虽然脖子上没有宠物牌,但举止优雅,并不像是野猫,它毛发颇短,体型也比那些瘦骨嶙峋的猎手大上一圈。

眼见天色渐黑,经过这里的人要么急着回家,要么是出来享受孤独的失意者,没人愿意驻足听他唱那些过气的歌,年轻人重重叹气,把帽子里孤零零几个硬币放进背包,装好吉他背在身上,妥协一般走向那只猫占领的小篱笆。

“嘿,小家伙。唔,其实你也不算小家伙了。”年轻人下意识比划了一下,而猫好像料到他会过来一样,继续用它那双不寻常的灰蓝色眼睛盯着他,就像他是只老鼠什么的,“我叫格里高利,朋友们都叫我格雷戈。没想到我在猫眼里也很有魅力,能让你看上一下午。”

猫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须子一颤一颤,十足的嘲讽。格雷戈皱了皱鼻子,也许他是有点吸引目光,毕竟穿着整套西装的流浪歌手在整个伦敦又能找出几个?他的其他私人物品全放在一只被小偷带去异世界的皮箱里,就剩下身上一套招聘会西装和一把调不准音的吉他。格雷戈没办法向家里开口求助,他本来就是和家人赌气跑来的伦敦,家里没有一个人支持他做个警察,就在他准备证明自己时却因为烟瘾太重导致体检不合格,失去了进入警队的机会。比起梦想破碎和在异乡谋生,箱子被偷只算是一个甜蜜的小插曲。一切都倒霉透顶。

“你没有主人吗?”

蠢问题!猫不耐地抽动了下胡须,转身跳过篱笆,甩着尾巴消失在小巷尽头。

 

伦敦和下雨天就像一对孪生兄弟,为漂泊者深情表演着悲惨二重奏,格雷戈啃着干面包一边计算付完房租后会不会饿死时,雨滴敲打窗户的声音变得又大又急,他心烦意乱抬起头,却看到窗外一抹橘黄身影,是那只怪猫在敲他的窗子。格雷戈思索了零点几秒,跑过去打开窗子,将淋得湿漉漉的猫抱了进来。

“你最近过的可不怎么好,大家伙。”猫比他想象的轻一些,也许是蓬松的毛影响了他对猫体型的判断。猫哼了一声,格雷戈把它抱进浴室,找了条干毛巾将猫紧紧裹住,双手揉搓让毛巾快点吸掉雨水,也让猫暖和起来。

猫就这样留了下来,有些抵触被抱起来,格雷戈也不去管它,他上网查了养猫指南,买了虽不高档但也安全卫生的猫粮(猫看起来倒是更喜欢他的晚餐,他们分享的时候比猫独自吃罐头的时候还多)。猫白天和格雷戈一起出门,向格雷戈相反的方向跑掉,晚上再准时出现在门口,简而言之,一个毫不客气的客人。

“你可真怪,不是吗?猫。”格雷戈看着猫肉垫下压着的死老鼠和它那副高高在上的“我真是怕你饿死”的样子,不顾猫的抗拒将它抱到沙发上,“我不能一直叫你‘猫’,你有名字吗?”

猫“喵”了一声,显然它是告诉过格雷戈它的名字的,现在正对格雷戈不懂猫语表示愤慨,它懒洋洋地趴在吉它旁边,没伸出爪子的前掌有意无意拨弄着琴弦。

“我得找个和你一样怪的名字才配得上你。”格雷戈半哄着拿走了吉他,把旅店提供的电脑搬到沙发前,一只手揽过百般不情愿的猫,右手飞快敲出一行蚂蚁。

“‘最不常见英文人名’......”他把敲进搜索栏的句子念了出来,按下回车,点开几个网页浏览起来,“嘿,伙计,听到你喜欢的就叫一声好吗。安比克?伯尼埃斯顿?柯莱兹代尔?”

一猫一人僵持了很久,一直念到首字母“S”猫才有了一点反应——不是什么表达喜爱的反应,当格雷戈念到“谢林福德”时猫的爪子亮了出来,念到“夏洛克”时——它炸毛了。

“冷静点,伙计。”格雷戈有点手足无措,他试着抚顺猫后脊直立起的毛,感受到皮毛下的温暖,猫呼噜了一声,毛落了下来,“噢,我居然跳过了首字母‘M’,来听听,麦尔希尔?迈克奥尼斯?”

猫的耳朵抽动了下,格雷戈发现了,他笑着捧起猫的脑袋:“你喜欢这种长得像苏格兰人姓氏的名字?那这个怎么样,有点拗口......迈克洛夫特?”

猫——迈克洛夫特——屈尊降贵地叫了一声。

 

格雷戈过了一段时间才搞明白迈克洛夫特是什么样的大角色。

那天他收获颇丰,不少路人都驻足听他演唱《乡路带我回家》,格雷戈有点得意也有点搞不懂这些伦敦人的口味怎么突然变了。有个小女孩走过来在帽子中放了一枚硬币,然后郑重地对他说:“歌手先生,请照顾好你的猫咪。”

格雷戈差点以为这孩子有读心术,他下意识回头,正对上迈克洛夫特饶有兴致的灰蓝色眸子,它像个高贵的领主,在篱笆墙上俯视巡查它的领土。

“你也来听我唱歌了,迈克!”格雷戈露出笑容,伸手去摸迈克洛夫特的头,又迟疑着停住了。虽然迈克洛夫特将他租的公寓当作夜间行宫,但它的野猫习性让它分外讨厌接触和爱抚,除了仅有的几回,它都会想办法躲开任何人——包括格雷戈伸过来的手,这让格雷戈不禁猜测它有个很坏的前主人或是有着一般野猫的悲惨童年,以至于留下了阴影。

迈克洛夫特有一瞬间僵住了,但出乎格雷戈意料的,它将一只爪子伸了出来,正好碰到格雷戈的掌心,像是在和他击掌。小伙子无奈地微笑着,轻轻推了推大猫柔软的爪子。也许它只是不知道如何应对从不曾有的、来自别人的喜爱。

格雷戈转了回去准备继续表演,就看到了在他面前排成一排的各种颜色大小的流浪猫,他吃惊地张大了嘴,回头的速度过快差点扭到脖子。“天啊,迈克,这是你的流浪猫大军?”

迈克洛夫特脸上是一只猫能做到的最得意的表情,流浪猫们将他围起来,然后约定好一样从篱笆墙那边离开了。格雷戈掐了自己一下,确定自己不是在做童话故事的梦,然后摇着头大笑起来:“迈克,迈克,你可真是个好伙计。”

那之后迈克洛夫特越来越喜欢跟着他一起到街头上去,格雷戈独特的唱法有了自己的一批支持者,迈克洛夫特也有了自己的粉丝,一曲终了,驻足的行人便向他喝彩,恰到好处数量的硬币点缀了他的旧帽子。

“来吧,伙计,击个掌!”格雷戈转过身向篱笆墙领主伸出手,一只毛茸茸的猫爪立刻拍在他的掌心。

 

当苏格兰场最优秀的探长格里高利.雷斯垂德回忆起自己初到伦敦的那段日子,总是微微皱眉,却忍不住嘴角上翘。他曾在失败的泥泞中挣扎,带着被自己作践的身体倒在追求梦想的坎途上,直到那束光出现在他的生命中,一抹高傲倔强的姜黄色光芒,让他看到自己仍有价值,仍可以大步向前。那抹光,陪伴他一路向前直至走进苏格兰场的大门。

他保留了吸烟的习惯,但不是年轻时不要命的吸法,只是在繁忙工作之余犒劳自己,再后来他甚至改用了尼古丁贴片。没人比格雷戈更明白什么是放纵和颓唐,也没人比他更懂得救赎的意义,这就是他为什么会向一个倒在垃圾桶中的年轻瘾君子伸出手。

然后有一天,他像往常一样跑上贝克街221B的楼梯,不是带着急迫的案子,而是怀着满腔无以排遣的痛苦。咨询侦探坐在沙发上,疑惑又同情地看着格雷戈,他总是能看透一切。

“天啊,夏洛克,我真不知道还能向谁说。”老探长眼睛通红,未干的泪痕依稀可见,“你知道我养了一只猫......迈克洛夫特病得很重,医生说他就要不行了。”

夏洛克有一瞬间的茫然,又马上意识到此迈克洛夫特非彼迈克洛夫特,他把“格雷厄姆养的猫也叫做迈克洛夫特”这个事实回味了几遍。

“我认识一个人,他大概能想办法救救你的猫。”夏洛克看到探长的眼睛闪过一丝亮光,“他碰巧也叫迈克洛夫特。”

 

【FIN】

 

彩蛋

 

“你觉得他听到‘夏洛克’之后炸毛了是个巧合吗?”格雷戈小心梳理着老猫耳后的白毛,不久前命悬一线的老迈克现在精神多了,多亏了某人为他请来的顶尖兽医。

某人——另一个迈克洛夫特绷着脸。他不相信宿命论,也不会嫉妒一只猫。

 

【真.FIN】

 

提供一张我心中麦喵的参考,时间太长了忘记图源Orz,记得有人说这货严格来说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猫

评论(9)
热度(99)
  1. Kitten Gatiss一颗大红枣 转载了此文字

© 一颗大红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