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WH】夹缝间的阴影(HP AU)(下半部开始,引子)

【写在前面】
真不敢相信这玩意我还能接着写下去。文风经常变化姑娘们要小心食用。

原剧突然搞事情我也很绝望啊,这里面的二设跟不上第四季脚步,还望姑娘们见谅XD

但是,把早已翻烂的原著再拿出来看一遍,重新回到罗琳为我们创建的魔法世界,又是一种怎样美妙的体验,在主角拯救世界的同时,那里还有很多事情亟待解决,迈克和格雷戈亦然。

希望我的拙作带给大家小小消遣。谢谢大家【鞠躬。


引子 三叶草之夜


  浓雾笼罩的沼泽地之后成百上千奇异的帐篷,高地总是雾气朦胧,诱惑着麦克白向欲望与力量俯首称臣。在荒凉中前行对雷斯垂德来说是家常便饭,司里的博德和克罗克走在前面,他、安西娅和迈克洛夫特紧随其后。神秘事务司的帐篷在第一片营地,是安西娅为他们选的当地产品,苏格兰呢布料在潮湿的空气中变得像帆布一样粗糙,绿色三叶草顽强地长在帐篷四周,甚至爬上了帐篷的一角。

  “你支持爱尔兰国家队?”雷斯垂德指着三叶草,一边用另一只手整理好被幻影移形弄乱的风衣。

  “我很欣赏他们的追球手,他们配合得很漂亮。况且爱尔兰魔法部最近态度非常柔和。”迈克洛夫特点点头,低下头走进帐篷,向后退去的发际线表明男人不再年轻。几天之前,迈克洛夫特独自度过了43岁生日,他的弟弟和弟夫因为收养了一个小娃娃根本无暇顾及其他,雷斯垂德则忙于处理被记录为“大脑厅D-21”的事故而无法抽身,当然,他补上了礼物(除了他自己之外还有一顶麻瓜保暖帽)。

  太阳升起之后他们离开帐篷,有些公务需要处理,雷斯垂德有些舍不得温暖的炉火,他站起身时看见了镜子中的自己,“不再年轻”这可怕又无辜的词组在他脑海中再次闪过,他端详着自己全白的短发,在神秘事务司的十三年拿走了他的年华,但将他塑造成了一个更坚强的人。

  “雷斯垂德先生。”安西娅从帐篷外探头看着他,“老板需要你的帮助。”雷斯垂德点头表示感谢,跟着她走向迈克洛夫特。

  “检查黑魔法什么时候成了神秘事务司的事?”

  “几乎所有与黑魔法相关的部门都在进行最后检查。”迈克洛夫特解释道。

  “这可不是我的职责。”雷斯垂德还是颇有微词,他用藏在袖子中的魔杖扫过一只可疑的黄铜坩埚,一个小身影从他身边一晃而过,“梅林啊!是我年纪大了吗?那个孩子,难道不是……”

  “哈利.波特,没错。放心吧,格雷戈,你的视力还像以前一样好。”迈克洛夫特不着痕迹地拍拍爱人的手,带着戒指的那只。他们带着不相同的戒指,但戒指内侧刻着彼此名字的首字母,他们也没有像大胆张扬的夏洛克一样选择正式结婚,迈克洛夫特的地位不允许,雷斯垂德对此完全理解,他也不觉得有没有婚礼能决定两个人是否相爱,说实话,什么都不能决定,除了他们的心以外。

  “那是博德和克罗克……他们的工作无可奉告……”雷斯垂德听见哈利.波特身旁神情快活的红头发男巫介绍说,很显然那个魔法部雇员忽视了他和迈克洛夫特的存在。雷斯垂德在心里对自己做了个鬼脸。

  “别收小矮妖的金币。”安西娅的声音突然从后面出现,克罗克伸出的手缩了回来,雷斯垂德为此大笑了一会,他也曾被那些小混蛋骗过,第二天早上金子消失的就像从没出现过一样,猪头酒吧的老板差点把他当成骗吃喝的家伙扔出去。那个顽固的老山羊。

  迈克洛夫特故意落在后面,和雷斯垂德闲谈着:“看这些人。我不明白,到底有什么可高兴成这样的。”

  “老天,迈克,这可是第422届魁地奇世界杯的决赛!”雷斯垂德打趣他说,“人们就是为金飞贼疯狂。”他们结束了搜寻,在红胡子开始准备早餐之前返回帐篷。


  迈克洛夫特定制的西装上别着三叶草,雷斯垂德则将爱尔兰队的纪念徽章带在风衣上,他们的情绪都比出发时兴奋得多。篝火、魔法烟和狂热的观众,几千人错落有致唱起不同的歌,雷斯垂德一直笑着,时不时哼两句祖母教他的法国民歌,迈克洛夫特轻轻用手指打着拍子,脸上也挂着称得上轻松的笑容。

  “一等票,顶层包厢。祝您愉快,司长先生。”入口处的女巫是魔法部的人,她就像没看到雷斯垂德一样,目光直直越了他过去,后者疑惑地挑起眉。

  “该死,我想我真的已经被遗忘了。”雷斯垂德低声咒骂。

  “多和其他人交流能让他们慢一点忘记你。”

  “我开始不怎么享受这种天赋了。”雷斯垂德嘟囔着,揉了揉脸颊,迈克洛夫特不置可否,可能是因为他的三叶草胸章突然蹦到他手上咬了他一口。

  他们的座位几乎挨着哈利波特那一伙人,灿烂的阳光为体育场蒙上一层金光,六个投球的篮圈像两只畸形的巨手分别耸立赛场两侧,迈克洛夫特不耐烦地看着巨大黑板上金色字的广告,过了一会雷斯垂德才发现这份不耐烦的缘由实际是刚刚到场的魔法部部长康奈利.福吉,此人自鸣得意、排挤同僚的性格可谓人尽皆知。

  福吉和保加利亚的魔法部部长在和哈利.波特交谈,之前他们见到的那个红头发男巫走过来和他们握手。

  “亚瑟.韦斯莱。”他有一张很友善的面庞,总是笑呵呵的又足够严肃,雷斯垂德喜欢和这样的人交朋友,“很抱歉之前没有看到你,司长先生。还有你,先生。”

  迈克洛夫特报以微笑,雷斯垂德热情地握了握他的手。韦斯莱回到自己的座位。“看啊,卢修斯.马尔福(他很难得说这个名字时没加上“他妈的”),他看起来像是要找韦斯莱的麻烦。”雷斯垂德悄悄说,感觉后背的疤痕一阵发痒。

  “纯种至上论的傻瓜。”迈克洛夫特哼了一声,他也是纯种巫师,但和他的兄弟都进了拉文克劳,“他的儿子看上去和他一个样。”

  “要是马尔福进了阿兹卡班,我会给摄魂怪送花。”雷斯垂德抬起手结束了对话。卢多.巴格曼冲进包厢,小个子解说用魔杖指指自己喉咙,然后他宏亮的嗓音响彻体育场。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你们的到来!欢迎你们前来观看第422届魁地奇世界杯决赛!”


  “林齐虽然没能抓到飞贼,但脸撞到地上还能继续比赛,真了不起。”雷斯垂德意犹未尽地讨论着比赛,肾上腺素水平一直处于亢奋状态,也许和迈克洛夫特征用一下帐篷的隐藏空间是度过良夜的好办法。

  迈克洛夫特脸上“感谢梅林终于结束了”的神情让雷斯垂德瘪瘪嘴。“先休息,然后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晚一点比较好。”迈克洛夫特的洞察力依然敏锐,雷斯垂德脱下外衣,躺在另一张床上。

  睡不着。雷斯垂德翻了个身,帐篷外的欢声笑语响亮清晰,他疲惫但振奋地回忆着比赛。歌声停止了,一声尖叫划破真空,雷斯垂德蹬开毛毯翻身起来,紧紧握住魔杖,迈克洛夫特显然也醒了。

  “怎么回事?”迈克洛夫特没有回答,他抓过外衣冲出帐篷,不远处悬在空中的人体吸引了他的注意。一群穿长斗篷的巫师高举魔杖,像是在操纵头顶那四个人。

  “有人袭击了麻瓜。”迈克洛夫特终于开口,“你和克罗克去疏散人群,我去对付那些败类。”雷斯垂德没有质疑,立刻转身向乱作一团的人群跑过去。

  到处是喊声和尖叫,即将熄灭的火堆阻碍着逃难者前行,有几个小孩子被人潮裹挟着远离了父母,发出尖细的哭喊声,雷斯垂德抱起两个小家伙,一边维持魔法光让大家跟着他走。有个焦虑症发作的女巫给了他一拳,雷斯垂德无奈地大喊:“我是魔法部的人,请相信我,我们已经在处理此事!”

  这一片所有人都走进树林之后,雷斯垂德飞快地返回营地,那伙袭击麻瓜的人似乎将事情闹得更大,帐篷被烧了,其他魔法部官员围住他们却碍于那一家麻瓜没办法进攻。迈克洛夫特站在外围,表情非常别扭,雷斯垂德知道他有多讨厌亲自作战——十三年前那场战争差点毁了年轻的迈克洛夫特。

  “看那边!”有个妖精联络处的年轻人惊恐地大叫,“那是什么东西?”

  所有人都看向不远处,被电击的感觉流过雷斯垂德身体,他再熟悉不过了,那吐着长蛇的绿莹莹骷髅,预示着一个又一个家破人亡的惨剧。“黑魔标记!”

  袭击者也慌乱起来,趁魔法部的人惊诧于黑魔标记时纷纷幻影移形逃跑了,四个麻瓜掉在地上,两个被调来做赛场医生的圣芒戈治疗师挤过去查看他们的伤势。

  “他们为什么跑了?”雷斯垂德回头问迈克洛夫特,后者盯视着黑魔标记,灰蓝色的眼睛倒映着邪恶的绿骷髅。

  “这些人是出卖同伴才避免牢狱之灾的,对麻瓜仍有敌意,仇恨魔法部。”迈克洛夫特冷静的声音让雷斯垂德放下心来,但下一句话又让他汗毛竖起,“他们更惧怕伏地魔。”

  “梅林!求你说‘神秘人’行吗?”雷斯垂德打了个寒颤,按理说他是麻瓜出身,对伏地魔的名字应该没什么反应,但经历了傲罗生涯之后,他反倒害怕起这个无意义的单词。

  “那很不理智。总之这有一个神秘人的信徒发射了黑魔标记,这些叛徒怕被报复就逃走了。”

  “这有几千人,怎么判断谁是现役食死徒,谁是退休食死徒?”雷斯垂德苦笑着问,迈克洛夫特举着魔杖,示意他跟上来。两人穿过帐篷废墟,树林里聚集了一大堆魔法部官员,似乎抓到了释放黑魔标记的人。

  “哈利.波特?”雷斯垂德掩饰不住声音中的疑惑,迈克洛夫特默不作声,他们又向前走了一点,“他们抓了一只家养小精灵。见鬼,不可能是小精灵施的魔咒。”

  “别急着下结论。”迈克洛夫特耐心聆听着克劳奇先生的争辩。

  一切都告一段落后,魔法部官员们幻影移形离开了,马上就会有繁重的公务等待他们。“走吧,迈克。”雷斯垂德叫他。

  “克劳奇看上去不太对劲,我刚进魔法部时就认识了他,他简直变了个人。”迈克洛夫特喃喃自语。

  “他的儿子是个食死徒,这件事对他打击非常大。”

  “也许。格雷戈,记得提醒我把调查这件事放在首要事务上。”迈克洛夫特疲惫地闭上眼睛,“我在小矮星彼得的事上犯了巨大的错误。不会再有一次了。”

  【TBC】

评论
热度(21)

© 一颗大红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