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 Battle(部长中心无cp)

写连载实在,唉,不顺手也不顺心,不如放飞自我回归本心。我们的口号是:爱部 长爱生活【。请别问我傲罗会不会阿瓦达......反正我不会......

please enjoy it!

His Battle


当MACUSA的精英傲罗冲破Grindelwald的重重防护咒来到地牢时,没人敢第一个走进去,倒不是害怕Grindelwald手下残忍愚笨的信徒,只是没人想在这种情况下直面失踪——或是说被囚禁——一年之久的安全部 部 长。

Tina咽了下口水,抓紧魔杖。“荧光闪烁。”她高举魔杖,一边搜索活人的迹象,“啊!”

吓到Tina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在寻找的目标,Percival Graves。Graves闻声抬起头,目光呆滞,他站在一个昏迷的信徒旁边,手中拿着那人的魔杖。几乎没人能相信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他们的部 长,他衣衫褴褛,太久未见过阳光的躯体廋弱苍白,更显得那些疤痕和淤青触目惊心。钻心咒的后遗症让男人神经质地抖着,一条铁链仍拴在他的脚腕上。

“Graves先生,很抱歉来晚了,我们现在救您出去。”Tina的心狠狠揪起,她上前一步,没想到Percival Graves猛地后退一步。

“Grindelwald,别再玩这个把戏了,你已经用了两回,但你打不倒我!”Graves伤痕累累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怪异的得逞的笑容,然后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将缴获的魔杖对准自己的头。

“我自由了!”

 

MACUSA安全部部长Percival Graves的葬礼不算豪华隆重,却是他本人一向喜欢的庄严肃穆。葬礼遵循了Graves家族古老爱尔兰血脉的传统,风笛呜呜咽咽地响着,来客先后入座,等待葬礼开始。Newt Scamander并不惊讶他的兄弟Theseus也来了。

“德国麻鸡的炮弹、敌人的魔法都没要了他的命。”Theseus悲怆地注视着老朋友的棺木,Newt别过头去,不久以前他还认为哥哥的朋友是个凶徒,一个想要他命的疯子,可实际上,为了守住脑子中的秘密,这男人顽强地挺住了Grindelwald带来的地狱,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Tina站在Newt身旁,挽着她妹妹的手臂,悲伤之余,姐妹二人显得自责不已,尤其是Tina。“他本来可以获救的,我们却没能阻止他!”Tina恨恨地说,眼睛红肿得吓人。

“小傲罗,你应该听过‘男巫霍鹰和他的飞毯’吧。”Theseus站在棺木另一侧,声音平静低沉,Tina点点头。

每个美国的巫师孩子都听过那个故事,男巫霍鹰有一条飞毯,他出于无聊召唤了飞毯两次,飞毯被戏弄后非常生气,以至于霍鹰真的遭遇危险需要飞到空中逃跑时,它没有听从他的召唤。

“Grindelwald的残忍击垮了名为Graves的飞毯。”Tina苦涩地想。“要是我们没有去救他,说不定他自己就逃出来了。”

Theseus就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冷静地将残酷的事实讲出:“没用的,Percy活在现实世界,和活在Grindelwald创造的世界,又有什么区别呢?”

Tina明白这位伟大傲罗有多想将Grindelwald绳之以法,毕竟现在躺在棺材中等待重回大地的是曾和他出生入死的兄弟。

“Scamander先生,我们一定会抓住Grindelwald,为Graves先生昭示正义。”Tina坚定地说。

风笛一声悲鸣。

 

当那个信 徒戏弄他一般凑近时,Graves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他狠狠窜起,积蓄已久的力量付诸一拳,那名信徒应声倒地,不省人事。他也耗尽了力气,脚底一滑栽在地上。

一秒也没浪费,Graves爬过去,从信徒的腰带里摸索出那人的魔杖,再次接触到魔法让他颤抖着几乎流泪。靠着这一丝力量,Graves从地上爬起来,准备向外摸索。

“咣”,熟悉的声音带来新的颤栗,Graves知道地牢的门被打开了,如果是Grindelwald回来,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他只想也只能再拼一次。

魔法光亮起。“Graves先生,很抱歉来晚了,我们现在救您出去。”是Tina的声音,Graves的心揪成一团。别这样!

他刚被抓住锁进Graves老宅的地牢时,Grindelwald就用这套把戏玩弄过他一回。同样是一群熟悉的傲罗闯进地牢,呼唤他的名字,Graves这辈子都没那么激动过,连为猫豹赢得魁地奇学院杯、作为男学生会会长从伊法魔尼毕业或是被授予部 长职位时都没那么激动。他忍着喉咙被黑魔法灼烧的痛告诉来人自己很好,傲罗们将他扶起来,他长舒了一口气。

然后,突如其来的电流在他身体里炸开,他痛得差点窒息,光可鉴人的皮鞋踩上他的头逼他屈辱地趴在地上,异色虹膜倒映着他不甘而难以置信的脸。

“看来你还没有放弃希望啊,Graves先生。”恶魔轻笑着说,好像钻心剜骨只是个玩笑。

第二次遭遇这种折磨时,Graves已经有所准备,但痛苦和绝望并未因此减轻一分。

所以在看到Tina向他走来时,他浑身触电般颤抖,不自主向后退去。他大可以趁其不备给予Grindelwald致命一击,即使那之后被活活折磨死也实在值得。

可是,万一那真的是Tina怎么办?Tina毫无准备,这一击会直接要了那孩子的命!

但如果Grindelwald将同样的把戏玩第三次,搅乱他的头脑,夺走他的尊严,搅碎他的希望......Graves自知快要到达承受的极限。他徘徊在地狱边缘,他没办法去验证眼前的世界是否真实——那很有可能是他无法接受的。Graves,他没能光荣这个姓氏,他甚至没有能力让自己解脱,除非......

 

“我自由了!”

 

——阿瓦达索命!


FIN

评论(4)
热度(17)

© 一颗大红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