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莫扎特&历史同人】莱尼亚戈夜谈(米flo,莫萨无差)(下)

*突然很想知道同为意大利人,米老师是如何看待萨老师的,于是有了这篇诡异的妄想。假设miflo is rio,没有糯米小姐姐,莫萨大概是友情。时间点在北京见面会之后。这篇每个字都是假的!标点符号都不要信!


*前两部分→【】【】终于写到小莫莫了wwww翻资料又双叒叕被萨老师萌昏过去(悔恨没好好学英语啊,看了两页传记头大了一圈:)考试前终于写完了放出来攒攒RP,感谢您的阅读!


*summary:勒孔特先生听取某位友人的建议回到意大利看望妈妈,意外途径了莱尼亚戈——安东尼奥.萨列里的家乡。一位南方人与一位北方人,在夜晚结束之前终于谈到了那个永恒的话题。


 


 


(下)


 


 


“您很想念他,那个法国人。”萨列里的声音让勒孔特先生回过神来,“抱歉,但您情感的共鸣声太强烈了。”


勒孔特先生有一瞬间格外想要拥有一个紫色金属头盔,他揉了揉手腕上的装饰带,柔软的布条和星星给了他一点勇气,脸上尴尬的微笑也变得坦然:“是啊,我们不久前才分别,但离开一个朋友的感觉总是很不好受。”


“但您和他还有很多机会再见啊。”萨列里安慰的话语到了勒孔特先生的耳朵里,反倒添了一丝悲凉,“也许您可以教他唱意大利语的歌谣,可以请他到莱尼亚戈看一看他所扮演的可怜老头的家乡。您真幸运。”


大师想到了谁?他吗?勒孔特先生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


然而这一瞬间的情感似乎也被萨列里看穿了,他眨眨眼睛,小心掩饰好惊愕,但还是干咳一了声。“是的,您想得没错。当我失去了那样一位朋友,才知道自己曾拥有过什么,又没能把握住什么。所以我说您是幸运的,而不像我。”


“您说我幸运,也可以说是不幸......我有什么可隐瞒的呢?”勒孔特先生自嘲地摇了摇头,他整个人趴在桌子上,从臂弯里抬起头看向萨列里,“大师,我和您不一样,你和莫扎特大师是朋友,但我对弗洛,弗洛对我,我们不只是朋友。”


萨列里终于掩饰不住惊讶,原本放松的神情也有了一丝凝重,他微微蹙眉,喉结滚动像是在寻找合适的话而不得。勒孔特先生紧张起来,就在他担心这种“超前卫”的话题会让萨列里感到不适时,老莱尼亚戈人打破了沉默。


“那也很好。也许在您的年代,这样的感情是很普遍的,那么我必须说,世界真的是变得更加好了。”萨列里出人意料地笑了,黑色的眼睛眯了起来,“听您的描述,弗洛是位很优秀的年轻人。您为什么会觉得自己不幸呢?”


现在轮到勒孔特先生惊讶了,他甚至都想到会被大师一脚从梦里踢出去,却没想到他作为一个虔诚的老基督徒能对离经叛道的自己有如此的包容。


“谢谢您,大师。但是我们,即使在我的年代,也没办法像其他人那样自由自在。”勒孔特先生用下巴蹭着衣服的毛料,胡茬与羊毛摩擦发出“擦擦”的细碎响声,他伸出手拿了一块糖饼干塞进嘴里,香气十足,不过果然甜得要命,“况且,我也没有勇气去请求他允许我进入他的生活。”


“这是我最喜欢的饼干,对您来说会不会有些太甜了?我给您倒点茶。”萨列里没有给予回应,而是从容地拿起一只茶壶(等等,他这又是从哪里拿出来的?勒孔特先生嚼着饼干,疑惑地想),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


勒孔特先生嘟囔着道谢,像啃坚果的花栗鼠一样两只手捧住杯子,趿拉着靴子的双脚在桌下舒舒服服地叠在一起。


“您不是唯一一个被爱情所困的人。说来有点不好意思,我做家庭音乐教师时见到心仪的姑娘足足五次都没敢多说一句话,最后居然是亲爱的特蕾莎主动向我打了招呼。”萨列里沉浸在回忆中,他给自己也倒了杯茶,满意地啜饮着,“很难想象如果没有她我的生活会怎么样,我的工作是愉悦的,带来的痛苦也是等价的,但我可以自豪地对您说,我是个幸运的威尼斯人,感谢上帝赐予我一个美好的家庭,虽然我的孩子们并不那么喜爱音乐,不过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不是吗。”


“不是的!大师,您的学生就像您的孩子一样啊,贝多芬,舒伯特,还有李斯特,他们都是享誉全球的大音乐家!您做到了。”勒孔特先生急忙说,萨列里的目光中透出笑意,嘴角也不住扬起,这让勒孔特先生想起他小时候最喜欢的那位声乐教师,一个嗓音婉转的胖老太太,她在听到学生们的进步后也是这样,一言不发,却露出温柔的笑容。


“也许弗洛就像您一样吧,大师,也许我可以向您出色的妻子学习一下,别错过自己心爱的人。”勒孔特先生的精神力量又回来了,他晃了晃染成金色又有些褪色的头发,嘴角弯出和鼻梁一样的弧度,“您说得对,我是个幸运儿!我会教他唱意大利语,我们要一起写歌,弗洛超级擅长写歌!我们会一起回到莱尼亚戈看望您的,大师。”


萨列里起先像是被勒孔特先生突然爆发的摇滚精神吓到了,继而笑了起来,这个大半生与德语作斗争的意大利人一个晚上听了太多的意大利语,又吃了足够的甜饼干,整个人看上去充满愉快的气息。


他们面对面坐在桌子旁,随意吃着饼干和小蛋糕,萨列里向自己那杯茶中加了许多奶和糖,勒孔特先生则表示甜食摄入过多会让脸变得过于圆润所以不放糖比较好。窗外的黑暗变得浅了,星星镶嵌在灰蓝的天幕上,为黎明的到来做好准备。


“萨列里大师,其实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您。”勒孔特先生说,萨列里安静等待下文,“请原谅我的唐突与冒犯,大师,我想问您,您对莫扎特的感情是怎么样的?或者说,您爱他吗?”


咽下红茶与饼干,萨列里用右手托着脸颊,微不可察地点点头。


“您问了一个好问题。我爱莫扎特的音乐,无可隐瞒。至于他本人,”萨列里垂下眼睛,却露出一丝微笑,“您没有见到过莫扎特大师,您见过他就会明白了,没有人会不爱他。他做了很多荒唐事,固执又自负,他不是远离凡尘的天才白痴,他的缺点——如果您给我足够时间——我能再说一个晚上,但您怎么可能不爱他呢?


“至于我对莫扎特大师的感情......一个拥有无可匹敌的天赋的年轻人,带着他的热情与才华闯进您的生活,您难道不会有一丝惊慌吗?我得承认,我年轻的时候为了自己的利益做了些不那么光彩的事,宫廷中流派的斗争一向如此。”中年人难为情地小声说,“我做了一个傻瓜应该做的一切,与我的意大利同僚们一同排挤那个萨尔兹堡人。但后来这些都没有了,音乐才是唯一重要的东西。您喜欢《费加罗的婚礼》吗?那是我最喜爱的莫扎特的作品,我还记得我们一起去看《魔笛》,那是无与伦比的享受。而当我在风雨中参加他的葬礼,被恶劣的天气所阻无法陪伴他最后一程时,您可以想象那是个多么可怕的时刻。我浑身湿透回到家中,几乎分不清雨水和眼泪。


“所以说,您问题的答案是,是的,我爱莫扎特。但不是对特蕾莎那样的爱,也不是像对路德维希那样的爱,我爱他如朋友,如后生,也如老师。那是我对一个年轻人欢乐的爱,也是我对一位值得尊敬的对手与朋友的爱。”萨列里短促有力地拍了下手,作为回答的终止符。


第一缕阳光就在此刻射入狭小的阁楼,投下冰冷而柔和的虚影,勒孔特先生感受到梦境清醒前的模糊感与悸动,他坐直了身体,意识到自己离开的时候到了。他不免感到遗憾,一个短暂的夜晚,他了解了一个可敬的人,却不能再短暂停留一会,继续倾听那些百余年未被倾诉的感情。


“您该离开了。”萨列里了然地说,他的不舍虽未像勒孔特先生那样写在脸上,却也夹杂在每一个音节间,“很高兴和您度过这个夜晚,感谢您听一个老古董讲一下陈年旧事,米开朗基罗.勒孔特先生。”


“那是我应该说的,大师,见到您是我的荣幸!”勒孔特先生的声音有几分颤抖,但他咧开嘴笑着,眼睛亮晶晶的,“再见啦,安东尼奥.萨列里大师!”


 


提到意大利,人们会想到什么?是画家笔下温润宁静的水乡威尼斯,还是小说家描绘的落后凶恶的西西里岛?是沾满干酪粉的意大利面,还是摩卡壶中蒸馏出的香醇咖啡?是俏皮的黑发情人,还是阴狠的黑手党?是二战中堪称可笑的意大利军队,还是古典音乐时代出色的意大利歌剧?是一个因被指控谋杀而留名历史的老乐师,还是一个化着眼妆的摇滚歌手?


她是浪漫与音乐的家乡,她的孩子们却要为了追求音乐而离开,从神圣罗马时期到现在,这些热爱音乐的意大利人仍在异乡异地追寻音符的踪迹。


圣母垂怜,星辰庇佑,他们终于还是寻到了生命的意义,寻到了丘比特射出的另一支箭矢,寻到了爱在世间留下的痕迹。


 


米开朗基罗.勒孔特先生以一种极其别扭的姿势从钢琴凳上栽了下来,摔在地板上并与地板同时发出濒死的尖叫,几乎不能活动的后背和脖颈提醒着他这一夜他是趴在钢琴上度过的。揉了揉酸痛的脸,勒孔特先生不满地瘪瘪嘴,手却忍不住拂过钢琴,一丝笑容跑回他的脸上。


他系好靴子,活动几下筋骨,然后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温暖的阳光扑进他的怀抱,他毛茸茸的短发闪着金光。


他要回到南方,回到可爱的切里尼奥拉,那里的阳光一样可人,而且妈妈和姐姐都在那里等着他,她们会一边敲他的脑袋埋怨他在外面玩忘记回家,一边准备一大桌他最喜欢的菜。他要享受一个南意大利式的假期,然后呢,他还会回到法国。


是了,勒孔特先生打开房间的门时想,也许他和弗洛可以再次合作《摇滚莫扎特》,最好是在中国!德芙这下必须得改改剧本了,再加一点费加罗,再加一点唐璜,再加一点萨列里大师——那个像只小熊一样的法国小子会开心坏了的!


他一大步迈出房间,轻盈地,微笑着关上身后的门。


 


 


【FIN】


 


 


【后记】


终于写完啦!本来只是个小脑洞拖了这么久我有罪_(:3 」∠)_


中间查了一下资料,史萨是真的萌到爆啊wwwwwwww,推荐大家看这篇《维也纳式追忆》,非常优秀的考据派作品,太太对历史上的莫和萨见解独到,写的又超级可爱!


本来想写个Flo遇到小莫的番外,语言不是问题实在不行可以说英语啊,但是......


 


小莫:您好呀!听您的口音,您是法国人吗?


Flo:是的,莫扎特大师!我来自巴黎


小莫:......


Flo:......


 


就很尴尬,所以还是别了吧:)


很感谢读到这里的您,请收下我的一千个小星星!!!

评论(13)
热度(121)

© 一颗大红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