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莫扎特】然后,他回忆道(魔法AU,巫师与龙,莫萨莫无差)(中)

*拖了这么久非常对不起!(上)在这里请您不要嫌弃!

*有nunoban暗示,我爱班萨!韩巡和文广的班萨都太美味了魔力lolo是真的好!

*summary:总而言之,那个年轻的巫师俘获了不怀好意的黑龙,用金灿灿的小星星。

 

 然后,他回忆道

(中)

 

“——您的眼睛那么美,就像星空一样。”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巫师骄傲地看着萨列里,得意地笑着,一边高声宣布。

萨列里的眼睛,如果有人强调这个短语,那指的一般不是安东尼奥,而是另一位萨列里。有不少巫师礼貌地问过萨列里,几百年前那个拥有异色瞳的大法师弗朗切斯科.萨列里是不是他的先祖,为何几百年间都没听说萨列里家族其他人的事迹?萨列里总是礼貌地岔开话题,他认识弗朗切斯科不假,但没有人(或是龙)会把自己的哥哥叫做先祖吧。

从安东尼奥破壳而出的那天起,弗朗切斯科就代替已经飞往极西之西的父母照顾这个弟弟。这当然不是他们的本名,龙的名字是用火焰写就的,人类无法辨认那些音调与符号,但一直对人类有着成谜的热爱的弗朗切斯科为自己和弟弟取了人类名字,他甚至还变成人类的样子,作为诸岛大法师在人类中生活了几十年,直到“寿终正寝”才回到西方的无人海岛,被哥哥晾在家里的年轻黑龙对此颇为不满。

“但人类真的很有趣啊,至少他们很会起名字,你觉得的‘安东尼奥’听起来怎么样?在人类中,有很多可爱的小孩子叫这个。”巨大的成年黑龙匍匐在海岩上,戏谑的声音伴随着火焰冒出喉咙,两只颜色不同的眼睛期待地看着正在练习飞行的小家伙。

“不必了,我对人类没什么兴趣。而且您的人类名字‘弗朗切斯科.萨列里’听起来像只狐狸。”彼时的萨列里收回双翼,稳稳落在哥哥身侧,弗朗切斯科让出宽敞的地方,好让弟弟舒服地休息,“您为什么那么喜欢人类?他们太渺小了,无论是生命还是力量。”

黑龙噗噗地笑了,一阵浓烟从鼻子里喷出来。“人类渺小又可悲,是啊,几十年的生命于你我来说不过一场游戏的时间。但你怎么知道渺小中不能生出伟大呢?生命的长度什么都衡量不了,托尼,真正的伟大在于被铭记。”

年轻龙不合时宜地笑起来,弗朗切斯科微微偏过头,疑惑地看着弟弟。“您只是太喜欢人类了,最近这几十年和他们生活在一起,才会这么认为。我们的魔法,只要展现出一枚鳞片那么多,就足以让他们‘铭记’了。难道有什么人类值得您去铭记吗?”

弗朗切斯科的瞬膜飞快刷过眼睛,带着一丝局促不安,他的目光变得凶狠起来:“不多,但也不是没有。如果你以后想去人类世界玩一玩,千万要提防这样的人:他们就像有着无尽的生命力,终其一生追求绚烂和纯粹,有着苍老的灵魂,以及孩子般的心!”

“那如果我真的遇到了,我该怎么办?”哥哥充满诅咒意味的溢美之词让萨列里吓了一跳,不由得紧张起来,忘了自己根本不打算去什么人类世界这回事。

“毁掉他!不要犹豫,一年都不要犹豫!抹掉他和他的魔法存在过的痕迹。”弗朗切斯科狠戾地嘶声说道,虹膜变成危险的深色,狂暴的火焰舔舐着他脸上坚硬的鳞片,却突然熄灭成一股烟,弗朗切斯科的神色也柔和起来。他甩了甩尾巴,转过头去,假装小憩。

就在萨列里准备重新开始训练时,弗朗切斯科用微不可察的声音说:“如果不能毁掉他,就别放任自己错过一切,托尼......别像我一样。”

 

几百年后萨列里屈服了,在弗朗切斯科半威胁半怂恿下变成了人类的样子,给自己编了一套说得过去的身份:受训于隐居大师的莱尼亚戈岛孤儿,为了谋生来到诸岛的中心维也纳岛,出卖技艺效忠众王之王。

年轻的安东尼奥.萨列里很快名声大噪,凭借他无与伦比的控制天候的能力。不过就连他所“效忠”的王也不知道,他刚在王宫法师中安身时,曾以一己之力阻止了威尼斯岛的海啸。那是场连龙都会感到恐惧的大灾难,几位最德高望重的法师联手也只能减缓巨浪前行的速度,萨列里犹豫再三,还是独自守在入海口的海岬,以不为人知的龙的力量与大海交谈,恳求,终于平静了震怒的大海。诸位大师得到丰厚的赏赐,他只得到不咸不淡的表彰和一次升迁。

萨列里暗自嘲笑了人类的无知与无力,但那之后他也才深知魔法面对自然力量时的渺小,对龙来说也是同样,正因为如此,当他听说一个连术士都算不上的小孩子在父亲和姐姐的协助下修复了萨尔兹堡岛位于地震带上的断层时,直接打翻了手里装着甜奶油的杯子。

沃尔夫冈.莫扎特。他一遍遍默念着那孩子的名字,无法想象一个人类拥有如此的天赋,人类意识不到那是怎样的力量,但萨列里一清二楚。此后十几年间,萨列里一直关注着他,可没过多久,小莫扎特的名字就像每个只被其他人类当作茶余饭后谈资的小天才那样,消失在萨列里的视野中。有时候想起来,萨列里只觉得痛心,却又莫名的宽慰。

即使在人类中生活了十余年,萨列里依然不怎么喜欢人类,但他意外发现自己对有魔法天赋的小孩子有好感,比如说他旅行经过某个小镇时认识的小变形大师路德维希.贝多芬,还有那个住在路德维希隔壁的戴眼镜小男孩,崇拜路德维希的弗朗兹.舒伯特。看到年轻的面庞为魔法而欣喜的瞬间,是萨列里为数不多感到人类值得被喜爱的时刻。

于是他保留了首席大法师的职位,半隐居地留在这里,更多的作为老师而生活。曾有一位名为加斯曼的老龙毫无保留地教导他连弗朗切斯科也无能为力的高级魔法,萨列里就学着他的老师的样子,悉心教导每一个慕名而来的孩子。

他几乎都要忘记了沃尔夫冈.莫扎特这个名字,无意之中,初出茅庐的巫师拂了萨尔兹堡岛岛主大人面子、带着母亲在诸岛间环游的故事传入他的耳朵,莫扎特就这样再次抓住了萨列里的注意。

萨列里也不知自己是出于嫉妒还是想要保护那孩子才说了那些近乎诋毁的苛刻批评,就在他还没想好怎么处理后续事情的时候,莫扎特带着过分灿烂的笑容闯进了他的家门。

不仅如此,,在遭遇被连人带花请出门后,沃尔夫冈.莫扎特先生还非常执著地买下离萨列里的黑房子最近的那间小屋,并且用魔法漆上了一大堆玫瑰花和金灿灿的星星。萨列里权衡着要不要把这个发现了自己秘密的小巫师解决掉,莫扎特居然主动出击,用华丽的各式小魔法骗得了小镇居民们的喜爱,最可怕的是,没过多久,就连路德维希也掩饰不住对“能让小鸟合唱的金发大哥哥”的仰慕。

“您到底想要什么?莫扎特先生,我说了,留在您的位置上我们就相安无事,但您做的这些,请原谅,可算不上尊重这条界线。如果您是在挑战些什么,我劝您尽早放弃。”萨列里再一次看到莫扎特教路德维希变玫瑰的把戏时,还是没能用几百年良好的教养克制住自己。路德维希离开后,他敲开莫扎特家刷的刺眼的门,忽略了莫扎特惊喜的笑容,直接质问道。

没想到莫扎特立刻露出委屈的神色:“我是来向您请教魔法的!可是大师,您给我的,就是一次次的闭门羹!告诉我魔法该有的样子吧,火焰,海洋,飓风,那些最伟大的魔法,龙的魔法,大地的力量!我知道我在您眼中只是个小小的人类,但我相信,在魔法的技艺与追求上,我与您是平等的!”

不知为何,弗朗切斯科充满悔恨与戾气的劝告在时隔几百年后,突然闯入萨列里的大脑。

毁掉他!抹掉他和他的魔法存在过的痕迹。

不要犹豫,一年都不要犹豫!

毁掉他!

萨列里背在身后的手中多了一把闪烁银光的匕首,他知道一旦他做了,终其一生都不会再寻找到这样的无畏而热情的天才。他还没做好决定就反悔了,正要将那把匕首重新变为袖扣,可莫扎特突然上前一步,将他的手臂拽至身前,匕首和泛白的骨节暴露在凝固的空气中。

“我能感觉的到,金属的震颤,和您的震颤一样显而易见。”莫扎特轻轻挥手,匕首便变成一枚袖扣滑脱萨列里的手掌落到地上,萨列里沉默着,“您也一样热爱魔法,您并不像您自己认为的那样鄙视人类,大师,为什么不对自己承认?

“魔法是这样流动的,是永恒之美。”莫扎特的手指在空中描画着,指尖所及之处绽放了一枚又一枚明亮的金星,稚气未脱的面庞浮现出笑意,他的目光穿过眼前的一切,似乎正站在星空的中央,“我在寻找魔法,以及生命的意义,纵使短暂也无妨。萨列里大师,您呢?”

托尼......别像我一样。

如果不能毁掉他,就别放任自己错过一切。

“请您随我来吧,莫扎特大师。”萨列里向莫扎特深鞠一躬,金发年轻人在欢呼着蹦起来之前没有忘记回礼。

 

 【TBC】

 

啊,童话真好啊,一切不合理与不可能在魔法的世界都可以迎刃而解(´・ω・`) 

评论(7)
热度(30)

© 一颗大红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