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鹅】小段子+对谜鹅的见解

@空空儿 姑娘要的谜鹅小段子,第一次写谜鹅并不好吃,长句子逼死语文老师,第二人称注意,总之希望姑娘不嫌弃⁄(⁄ ⁄•⁄ω⁄•⁄ ⁄)⁄

 

  也许不该嗑药的,你想。湿漉漉、冰冷冷的奥斯瓦尔德翘起残疾的腿,悠然自得地坐在你的沙发上。“我不是叫你别把水滴在沙发上了吗?”你咬牙切齿,他得意洋洋。

  “你是我知道的唯一一个担心用药物催生的幻觉会弄脏东西的人。但是,如果这样能让你开心的话。”他妥协了——这可真不容易,即使是幻觉,奥斯瓦尔德也不愿妥协,一用力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随手扔掉一只爬上肩头的螃蟹,你发现海草和藤壶把他昂贵的礼服当成新家,看来他在哥谭海底的日子不算舒适。

  他一瘸一拐走过来看着你,称自己为你的“挚友”,你先是不屑地笑了,然后才意识到,他不过是你潜意识的投射,一个独属于你的虚无幻影。

  而他称自己为你的“挚友”。

  你承认了,杀掉他确实也杀掉了你的一部分。  

  究竟是哪一部分?

  你需要一个导师,但你的候选人们都没通过你的考验,他们只是哄孩子的脑筋急转弯,连最简单的谜语都算不上,更别提像是企鹅那样的一整套高阶解谜游戏。

  所以说,这就是杀人的代价。你不知道奥斯瓦尔德杀死伊莎贝拉后有没有付出这种代价——这种怅然若失又快意的感觉,但可以肯定的是,你失去了爱人、挚友和导师,他失去了可以为之牺牲一切的生命,你们扯平了。

  在你的幻觉中,奥斯瓦尔德时不时会吃一些小零食,爆米花啦,棉花糖啦,你隐约记起他曾说过小时候如何受到排挤,从没有机会像其他孩子一样享受爆米花和棉花糖。于是你想,难道真的有人会因为吃不到路边小摊贩卖的零食而决心做整个哥谭的地下国王吗?

  不,不会那么简单,企鹅的野心太大了,他希望得到一座城市,他希望踩在最具权势的人头上,他希望被所有人尊重和敬爱,他希望一个根本不会爱他的人去爱他。

  这份野心成全了他,也终究会吞噬他。

  你咬着牙笑了起来,即使有一天你也随着他去了地狱,你还会毫不犹豫碾碎他创建的一切。但你忘了——直到活生生的奥斯瓦尔德.科波布特身着青灰色囚服出现在猫头鹰法庭的牢笼里、用他那双残忍狡诈的眼睛死死盯着你时才想起——哥谭就是地狱。   

  

  END

 

   【碎碎念】 

  看过《哥谭》再回头去看一遍《企鹅人》漫画,撇开企鹅仔和罗宾.泰勒的颜值兼容性不说,哥谭鹅是从底层向上爬,第一季连好牙膏都买不起(bu,再苦再累都有奔头,然而漫画鹅,啊啊啊啊啊谁快来好好爱他啊啊啊啊!【暴哭

  但也可以看得出,无论是哪个企鹅,他的爱都是非(ting)正(bian)常(tai)的,尤其是恋母这个事,漫画表现得更,嗯。所以罗宾说的没错,无论是谁出现在那个时间点帮了奥斯瓦尔德,他都会“爱”上那个人,只不过碰巧是八心八箭南非真钻的体贴小谜语罢了。我则认为编剧是为了复杂化这种感情才没选一个女角色去承受“奥兹的爱”,免得被纯粹化成爱情,谜鹅这种情感实在是很奇妙,弯爱直、直拒弯还要脑补人家跳艳舞什么的,不过这么一想,谜鹅大船根本没翻啊因为它本来就不存在哈哈哈哈哈哈【已疯

评论(129)
热度(47)

© 一颗大红枣 | Powered by LOFTER